劊子手最後一夜

歌手: 麥浚龍 Juno
作曲: 馮穎琪
作詞: 林夕
編曲: 謝國維,Jerald's Dad

磨利了刀頭 為免 死囚 顫抖
磨鈍了心頭 為我 好受

聽慣 肉身崩裂爆響的血溝
見慣 被逼低首硬頸的切口
目送 有冤都要沒冤都要走
菜市口 逐個走

劊子手不理替何人何事出手
不顧 今生未及輪迴仍如豬狗
不過 為過活要 面對 像我活過的命
如罪 如淚 被抹走

這雙手剛殺了誰 和誰又牽手
只怕 在吻著看著這頸背後
想到 這血肉 為何未見切口
難道我失手

見慣 夢中閃過喊冤的野狗
聽慣 未知生也怕死的拍手
聽說 戊戌驚變你本可以走
你仰首 我顫抖

這雙手不理替何人何事出手
知你 不甘活著如浮塵如豬狗
想我 為過活卻 像永沒法活夠
生命 何物 如植物劈走

這雙手剛殺了誰 和誰又牽手
只怕 在吻著看著這頸背後
想到 這血肉 為何沒有切口

誰令我收手 留下世放手
悲咒念完後 但求沒人念我舊
一再做人後 積血可會渡扁舟

VN:F [1.9.11_1134]
Rating: 0.0/10 (0 votes cast)
Print Friendly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Notify of
avatar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