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泥湧出某一種氣力 鍊成大地就要闖蕩 黃泉衍出五千種太極 聚成命運就稱作東方 黃銅刻出某一種偶像 唸成大事在我心臟 黃皮長出五千種漂亮 鍍成現在讓我出汗 *從玄黃 取一把火 要靠我來點旺  閻羅王 都不敢擋 那怕世代太動蕩  一身黃 千種狂 世界變愈要夠膽闖  原來新生黃 想張狂  千古等著我演出這片黃 * #黃蓮開出某一種故事  譯成二字就叫希望  黃皮長出五千種正義  鍍成現在讓我出汗 # Repeat * (Rap) 天下那兒看不到黃色的臉 鮮紅色的血流在十三億的人 你說這是我的憤怒 我說這是我的態度 憤不顧身 勇往直前 只有我們中國人 Repeat # 一身黃 千種狂 我有我的新武裝 就讓一身黃 撐起風浪 我作我的男兒漢

日月

彷彿可以共你兜一世的彎 不可以共你完美到天黑 白日似的我 你卻像藍月 明白美麗時間只得一瞬間 天生一對就會識得接觸嗎 捉不到就有力氣放開嗎 白日會幫我 你寄望藍月 明白快樂時間不能再貪 偏偏要貪 *夜會光 日會黑 然後各自回了家  沒有一個地方 能讓愛絕對璀璨  我共你 在遇見當晚都知困難  猶像日和月也奇蹟邂逅 天亦會害怕 * 彷彿可以令你開心過很多 都可以令你難過更加多 暴烈過的愛 兩個亦疲倦 然後某銀河有一場雪花 洗清我嗎 Repeat * 期望太簡單 要在同一個夜晚 同在半空 相依過片刻 遺憾是太璀璨 過後流星都太黑 我共你 浮在近遠之間 夜會光 日會黑 然後各自回了家 沒有一個地方 能讓愛絕對璀璨 美麗難貪 偏偏要貪 陪我望向天 若有星 全部瀉下餘黑髮 或有一個地方 璀璨後亦會璀璨 我共你 記住遇見當晚都知困難 猶像日和月也奇蹟邂逅 相依得片刻 然後接近遙遠 陪你兜圈 天亦會習慣

潛龍勿用

貴重財物要好秘密 你就藏在我身 用電話繩箍到頸背敏感 你年年日日 繼續留下我指紋 你別移動你好大塵 快用肥皂擦身 就像頸鍊乖乖跟我貼緊 我們明明蜜運 宇宙唯獨我二人 給你精細的血管 給你精美的五官 不等於你需要公開搞試用 給你一柄手槍 不要給你子彈 它會跟你纏綿地溝通 給你一對手 不等於要擁啊擁 不要擁抱擁到歇斯底里 做到人人樂用 這是承諾 你懂不懂 *為何拿甜言蜜語 印証你嘴巴有用  別以為長期陪著我 會廢掉嘴角武功  為何拿眉頭額角 印証你美色有用  記住潛龍勿用 這樣玄妙 你懂不懂 * 你像財物要守秘密 你就藏在我心 用甚麼雙手雙腳找你新生 以後閒人就勿近 以後寧願你不是人 #給你精細的血管 給你精美的五官  偏要給你給你一顆心躍動  給你一柄手槍 給你一發子彈  不等於要放進誰的胸  給你一對手 偏要給你擁啊擁  所以抵你抵你歇斯底里  誓要人人樂用 有用無用 你懂不懂 # Repeat *#

活著 Viva

*年輕得踫著誰 亦能像威化般乾脆  快活到 半日也像活盡一百萬歲  任何事 亦難像青春般清脆  快活到 每日大一歲 * 在流動 在流動 就如咖啡因作動 睡了但眼部忘了合攏 就如石頭懇浮在半空已失重 就是這樣快樂 誰不信 #覺得激動便流淚 踫上了花蜜便陶醉  活著是為了像蝴蝶來又去  害怕孤獨便團聚 怕過於迫夾便離去  活著未為我 為誰 # Repeat * 不了解 不要解 就連毛孔都擴大 就似汗腺橫流過熱帶 就如被無限條亂髮糾纏活埋 但是這是快樂 誰不快 Repeat #***

無聲仿有聲

不懂將訊息輸送嗎 而這次 叫你真的驚訝 最美亦最真 卻像似假 偷泣的聲音沙與啞 而你說你快樂而害怕 你不信任愛嗎 *和情人 深深一吻來代替講話 好嗎  這訊號以無聲仿有聲 領略時未需解嗎  和情人 緊緊擁抱來代替講話 好嗎  你快樂眼淚想灑了 而不准你灑  我在旁 請不要害怕 * 不懂得講出心意嗎 仍欠語句 唇邊輕輕掛 給些信心好嗎 聽到低泣的聲音沙與啞 而我說我會來付代價 我心痛 但你聽到嗎 Repeat * 凝神凝望你這串淚時 我發覺我已完全會意 而無用你的啟齒 Repeat *

非走不可

不捨得傷心 傷心怎將你抱起 不捨得開心 留來給你歡喜 以為斜陽定會昇起 會令奇蹟感染你 差點為甚麼呼吸 都忘記 也不捨棄 *裝飾的鮮花 一般都不會結果  休克的驅體 仍能給你生火  我用殘餘力氣撫摸 證實你轉身擦過  將生命承擔不起的難過 放手給我 * #也許相戀這條路 擠迫的懷抱  不夠讓我高攀進內才摔倒  踏上分手這條路 才令我突然看到  你的天空宇宙只夠我流淚 不可跳舞 # Repeat *# 回頭路窄 然而肉眼總找得到 要走得比你早 Repeat #

一擊即中

我對你關心 你對我關心 同樣發覺有了記掛感覺 複式的快感 我變得天真 同樣你也變天真 同樣發覺這個世界很美 相戀的世紀 *我為你 偷偷心動 感覺神情凝重  你也被我 真心感動 面臨失控  像一擊即中 * #(還)變出雙倍魔法  黑變光 單變雙  是一加一的雙重力量 愛得雙向  還發揮雙倍堅決 不怕風 不怕霜  這力量 就像是 不可思議  奇人奇事 是神奇技倆 # 我對你犧牲 你也有犧牲 同樣發覺奮鬥有了方向 彼此的理想 我對你偏心 還是你對我偏心 無論哪個要與你作比較 都相當渺小 Repeat *##

不是定理

是這樣一些壓抑 或那樣多些怪癖 在意念中侵蝕 若那夜失足踫壁 導致在今晚過激 未發現異物 壞了血液 *生命積極消極 怎求方程式  今期新奇出奇 驚奇的顏色  色 似在世上有動力  無色 錯落填滿世界  這剎那才認識 * #這定律 那定律 要你希冀  你有你希冀 在原地踏步直到死  而其實 有定律 無定律  已看穿你 我已看穿你  被迷幻大特技 扮定律欺騙你(耍你)# 在拼命幾番痛擊 或放任扭曲意識 面對命中宿敵 道理下許多罅隙 為錯誤諸多駁斥 但最後毒藥驟變美食 Repeat *###

如果只得一星期

無論地球是怎麼轉 我亦愛不完 能來自你的甚麼東西也留戀 面容是否冰冷 雙手總是暖 無論歲月長短 能抱住便嫌短 *如果只得一星期  寧願哪日放開你 以後會更回味  哪個角度凝望你 留住哪段晨曦  哪一種方法喜歡你 * 無論話題是否吸引 我亦覺感人 而名字換了甚麼稱呼也動心 嘴角是否親吻 心聲一樣近 無論哪樣原因 仍會這樣情深 Repeat * 如果只得一天依戀你 寧願看著哪齣戲 要在哪裡轉機 哪裡雪地陪伴你 才令以後提起 連呼吸都變冷空氣 Da Da La … Da La …

從前以後

從前看著你就快畢業了 如何接受你為了他哭了 然而安慰你時 你怪我無聊 從前你令我學會怎樣笑 從來笑著照料你的需要 然而考試以後 見你見得更少 以後獨自留在校門外 聽說他跟你談戀愛 然後我衷心祝福 你美滿未來 最後在萬宜大廈門外 難得的跟你踫到 然後替你將啤酒蓋 揭開 *願你相信我過去 從來也當你愛侶  愛的本能如同潮水  像陌生者相對 也能假裝鬥嘴  差點鬥出 真的眼淚  知道你愛侶 成為你最痛過去  已經忽然和誰同居  請不要毀於他手裡 學習愛情有如一歲  從前玩伴願意跟你 去面對 * 從前你害怕未計的代數 從前有事你便向他傾訴 而回憶有距離 會更覺得美好 以後是自由獨立年代 不怕他跟誰談戀愛 同樣會衷心祝福 你美滿未來 以後在萬宜大廈門外 如果真可再碰到 同樣替你將啤酒蓋 揭開 Repeat * 很想親眼望你繼續發光 即使嘔吐後有我料理這臉龐 你大概以為我笑著說謊 記住你某日送我熱暖的湯 Repeat *

早知

找一千種藉口 卻未能說服妳 其實妳與我世界之間 有著不多不少的阻隔 縱使 得不到好結果 卻仍然靠近我 其實妳已對我太不錯 這夜我卻勸妳離開我 *我帶著妳 是我的錯  我會令妳 彷惶無助  由從前早早知道這傷感結果  我太任性 按我高興  偶爾遇上 無從平靜  由從前相戀一剎 早知這結果  縱使深深愛過 * 當相戀感覺此際 仍然最完美 寧願妳腦裡永遠想起 我亦不想他朝燒傷妳 這刻 即使分開了心內 仍然愛著妳 無論老了妳再美不美 我在暗裡永遠留戀妳 Repeat * 舊日事回頭說起 我總是逃避 從前的 來日的 完全不理 我帶著妳 是我的錯 我會令妳 彷惶無助 由從前早早知道這傷感結果 我太任性 按我高興 偶爾遇上 無從平靜 由從前相戀一剎 早知分手結果 縱使深深愛過

巴斯光年

侵略者馬上 發動進攻 要緊急出發 到外太空 跑道的最後 卻踏個空 跌一跤的痛 哪及我心痛 *在童年一講起我的志願  要做個星空保衛隊救地球  到了今天至知 多想振翅宇宙裡傲遊  人天生得一對手  作個最壞的準備  但是向著最高最遠星體出發  如果真的不會飛  試試跌下的滋味  落地以後以雙腳去繼續歷奇  人間的風景也很美 * 不用找降傘 放入背包 縱使我將會 繼續跌跤 當夢想破滅 化做氣泡 半空中都算 發射過一炮 Repeat * 醒過來 來 就從谷底再出發 醒過來 來 別人間蒸發 我 有個最壞的準備 但是向著最高最遠星體出發 如果真的不會飛 試試跌下的滋味 夢幻破滅也不放棄更是傳奇 誰都阻不到我跟你 醒過來 來 就從谷底再出發 醒過來 來 做人好多個玩法

改造人

當你打算怎算好 當我打算怎算好 是誰定了既定元素 是誰定設計地圖 *此際的我感覺到  一切因你決定樂與怒  若然沒有快樂情操  淡然讓我繼續投訴  看似你 看似你 不理會投訴  快要 我快要 快封了路  我默然哀悼 要為誰改造  縱得不得到 都顧及形象最好  我默然哀悼 要為誰改造  縱得不得到 都顧及形象  說話時候 說知道 * Repeat * 因你改變可算好 改變不了怎算好

玉蝴蝶

如何看你也似樹蔭 如何叫你會有共震 靈魂化作法語日語 同樣也是靈魂 如何叫你最貼切合襯 如何叫你你會更興奮 連名帶姓會更接近你 還是更陌生 *要是完全忘了姓氏 也沒有本身的名字  總記得神情和語氣  無字暗語 你也心中有知 * #我叫你玉蝴蝶 你說這聲音可像你  戀生花也是你 風之紗也是你  怎稱呼 也在這個世界尋獲你  你哪裡是蝴蝶 然而飛不飛一樣美  夫斯基也像你 早優生更像你  這稱呼 配合你才迴腸和蕩氣  改得多麼入戲 # 如何拍攝你也入勝 如何叫你會更動聽 長城變作世界名勝 同樣也是長城 如何叫你會引致幻聽 如何叫你你最有反應 連名帶姓會怪我任性 還是太偽正經 Repeat * 你要養份和露水 在盤內小心灌溉 其實你是盤盤栽不要緊 是人是物仍然維護你 代號亦是任我改 Repeat #

金剛

無堅不摧 鐵石般的心也盡碎 還沒有崩潰的 不是人 除非金剛化身 你說有多狠 才能刺得穿 這盔甲 才揭露裡面 血肉正抖震 *誰要劃上裂痕 也可試試 對我狠心  若要令我動容 我謹此深表遺憾 * #明天再哭 恕我今天有事忙  連傷心也暫時備案  武裝得不似有心肝  遲些再講 恕我不需要病床  如果忍眼淚如煉鋼  強如我 又要幾多重創 # 一副不死身 需要多死心 至合襯 曾亦愛得兇狠 一子錯 而給她將了軍 據說夠不幸 誰人也可得 這盔甲 來隔絕愛恨 百毒也不侵 Repeat *##

黃種人

來自翻過五千里的浪 還是待重建的城牆 所有歷史褪色後的黃 聚成夕陽染在我身上 來自流過五千歲的汗 還是傳說中的盛唐 所有淘在江湖裡的黃 只等我來給它名狀 *黃種人 來到地上 挺起新的胸膛  黃種人 走在路上 天下知我不一樣  越動蕩 越勇敢 世界變更要讓我闖  一身坦蕩蕩 到四方  五千年終於輪到我上場 * #從來沒有醫不好的傷  只有最古老的力量  所有散在土地裡的黃  在種頑強非常東方 # Repeat * (Rap) 天下那兒看不到黃色的臉 鮮紅色的血 流在十三億的人 你說這是我的憤怒 我說 這是我的態度 憤不顧身 勇往直前 只有我們中國人 Repeat # 越動蕩 越勇敢 留下屬於我的黃 一身坦蕩蕩 黃天在上 看我如何做好漢

恐龍化石

就像是老古董 活在白堊紀中 大地遂吋冰封 天氣驟凍 明明瀕臨減族但我不進化 我不懂 動物絕了幾種 植物絕了幾種 獨剩下我這種 只有相信 原來龐然大物是世間難容 命運快盡 *關於處世 我沒智慧  只知信仰別放低  一經愛上 我要愛一世  難道每日變臉才算得體 * #我 發育不好 忘掉進化  寒流來時仍然 企定還未怕  變做化石 還沒有化  來日這裡變了 蓋滿大廈  我信我也不肯軟化 # 跌下 自陸地裡消失 日後掘到枯骨 亦是沒有屈膝 軀殼沒了 元神仍然活著讓野史記載 這一筆 現在或叫偏執 日後或叫風骨 儘量話我低級 不會改進 仍然昂然望著善變的旁人 默默對立 Repeat *## 我 這樣古板 從未進化 溶岩來時仍然 挺直無懼怕 要是世上 頑劣有價 留下那隻怪獸我去做吧 撐到最尾的一剎那 跌下

壞習慣

又下雨了 在門後立佇那破傘子 也頓變得重要 聽著傘子說 當今晚星閃耀 只恐被妳拋 妳拋掉 妳拋掉 它用處真是太少 既是停雨 沒有需要 *不可改變你那壞習慣  情感進了 惡性循環  如果孤單 徵召我進午餐  愉快地晚餐  改不了 妳那壞習慣  如果天雨 就漫談  而陽光一出 竟一去不返  留低一把雨傘 * 若落泊了 便懷念著我這個漢子 我頓變得重要 我學傘子說 這一切我所料 當生命再閃耀 痛楚被妳拋掉 這段愛真是渺小 妳離去 像似飛鳥 Repeat * 習慣 為妳朝思夜盼 別懶 讓我改這習慣 不可改變你那壞習慣 情感進了 惡性循環 如果孤單 徵召我進午餐 愉快地晚餐 改不了 妳那壞習慣 如果天雨 就漫談 而陽光一出 竟一去不返 我好比這雨傘 夜盼 別懶 讓我改這習慣 不可改變你那壞習慣 情感進了 惡性循環 如果孤單 徵召我進午餐 開心一番 改不了 妳那壞習慣

愛後餘生

分享過你 這種漂亮 離得開了你 令我堅強 讓我的 乾燥 皮膚 擦響 願我的 內心 未擦傷 *假使當初可以為了你 忘了愛所有人  分開手去追尋 足可擁抱千萬人  即使天空海闊沒有愛 還有你這個人  燒光一個森林 將灰燼裡的熱能  當做一點陪襯 * 請不要說 改天 再會 何不乾脆說 下次 失陪 讓那張 溫暖 床單 曬乾 路過的 地方 別再躺 Repeat * 假使當初可以為了你 忘了愛所有人 分開手去追尋 足可擁抱千萬人 即使天空海闊沒有愛 還有你這個人 即使不再光臨 一想起你 怎麼可以 對任何人熱吻

你看我看你

又不是 參觀動物園 誰讓你 指點半天 什麼事 亦存在兩面 轉個圈 我也看了你半天 看吧 隨便看吧 看我 讓你很快樂嗎 落力望 盡情來八卦 看吧 由上至下 要繼續看左與右嗎 望夠就出去造謠吧 *我的你都看到 同樣道理  等於你的我都看到  你找我的缺點 同樣你輕舉妄動  我都全部收到  各位我睇你好 含娛樂性  即使你盼我不太好 這樣也好  又不是 參觀動物園  誰讓你 指點半天  什麼事 亦存在兩面 轉個圈  我也看了你半天  你也似馬戲上演 * 看吧 隨便看吧 你要共我玩對望嗎 就望望 是誰人更怕 看吧 難掉轉吧 你怕被我反間諜嗎 被注視感覺異常吧 Repeat **

一了百了

那天 你手牽我手 這天 我手交你手 相戀証物不要被遺漏 沒有歸屬感 別要逗留 如若愛值得永久 誰又找不到誰開心的接收 *門匙被借了退了就像用你手  救了廢了要了我的命  但是從新學會笑  前額被吻了暖了慢慢便退燒  冷了過了慣了這種心跳  才明白開心不算少 * 那天 我心交你手 這天 照片交我手 一式兩份給各自零售 熱愛的日子 就似汗流 沉澱了沒法回頭 餘下乾洗過程不須拖太久 Repeat * 算了 算了 夠了 我滿足到不得了 愛了 厭了就像用你手 救了廢了要了我的命 但是從新學會笑 前額被吻了暖了慢慢便退燒 冷了過了慣了這種心跳 才明白開心不算少 算了 算了 夠了 我滿足到不得了

不要說謊

說過想化做你睡床 答應你搬到任何地方 在那日虔誠渴望 親口跟你講 說過請你別要別離 讚過你可愛動人無比 但我逐年逐歲改變趣味 *剩下口耳眼鼻纏住你 該不該歡喜  心似羽毛 隨時被吹起  但願一旦兌現留住你 該不該捨棄  昨晚怎可相信今晚的自己 * #不要說謊 不要說謊  不要記得 流過的汗  不再說謊 不再說謊  當我比你善忘 # 說過不抱著你會悶 說過放開你便難狂歡 但我舊情被我今晚背叛 Repeat *###

遊樂場

逐個字 逐個字 逐個認識 糖是甜 唇是紅 誰是奇蹟 看懂了 然後尋覓尋覓另一種價值 逐個夢 逐副臉 逐次累積 抱起過 放低了 然後回憶 然後期待期待期待下一位接力 *你與我仍心跳 一切都不重要  你與我仍相信 如何不得了  煙火最後也會退燒 * #最繽紛的花園遊樂過 但求動心  就算是世間末日 撫心自問  都想秒秒驚心  最寬廣的公園遊樂過 為何認真  若我尚佔一席位 都想入座  觀賞這個驚險人生 # 做對事 做錯事 換過臉色 對不起 對得起 留下評擊 看開了 然後承受承受另一種壓力 會過面 道過別 直到熟悉 看一眼 吻一次 留下痕跡 愛不夠 然後存在存在另一種角力 Repeat *##

末世紀的呼聲

誰天生擁有一切嗎 誰天生喜愛聽到假說話 就算上帝多仁慈 不須猶疑 是個基本的笑話 誰甘心一世給雨灑 誰高聲呼叫聽不到也罷 就到末世的同時 不敢懷疑 是你這刻 找到真諦而害怕 *尚未淌淚 隨便即管嘲笑我  亦未甘願 隨著漆黑中溶化 * #不須停留 不必再罵我倔強濫用自由  若後悔但無內疚  是我為信念 奉上最新的藉口  不需回頭 不必再罵我為了瞬間擁有  若是痛恨我 未珍惜過  我會自言自語中 說我沒錯 # 誰終於得永生也好 誰終歸天國更不需仰慕 若太在意這名詞 躲於歧途 未免失色得太早 誰衝不開你的領土 願你亦讓我傾訴 渡過落泊的沿途 不需酬勞 就盼今生今世終會能遇到 Repeat *## 不需回頭 不必再罵我為了瞬間擁有 若是痛恨我 未珍惜過 我會自言自語中 說我沒錯 到最後回望這生 我也活過

罪人

是妒忌 或寂寞令我失掉平衡 倘冰釋介蒂 願以畢生去等 是誤會 或是實在我當初真的過份 我可傷過你 而記恨半生 *還有一點 生動裂痕  還有一點 令人痛心  不肯姑息 不想相識  跟我踫到好像是迎面路人  極力逃避我眼神  你似罪禁 只會走得太近  怎可相識 多麼偏激  怎算待我平等 獨我是罪人  覓認同 漫長鬥爭  覓自由 已得到許多教訓 * 是墮落 或是現實已經迫我於角落 有一點冷血 未去分析結果 是落寞 或是日後我不想慘遭冷落 你可否說過 還愛著我麼 Repeat **

曝光

是我要進入我地獄 別要 比我更恐慌 別再去販賣你天堂 若你 不屑我眼光 不要望 *幾時由旁述去引導我怎去做  慘烈或是愉快亦是我樂與怒  活這麼一次管輿論說好不好 * #曝光 曝光  明日是如何風光請你走著看  從未冒著風險祝福我別阻擋  曝光 曝光  獨家的珍貴風光閒人別張望  無限量未來盛況  誰都想窺探天生渴望 # 若你有腳移你玉步 別要 跟我再跌倒 路再遠也是我的路 若你 打算對我好 請過路 Repeat *###

估計錯誤

自卑心 竟可變得自大 在遮掩 做出古怪動態 只因愛 能令我矛盾中糊糊塗塗 時好時壞 不可理解 *在推測 分手也不寂寞  在推測 自己不會入死角  找一個人代替代替她  談情談情 能更歡樂  多得某君 與我熱吻至日落  投入了便快樂 * #應該開心的 為甚麼 只得到痛苦  要責備的人 結果 相反被我袒護  應該珍惜的 為甚麼被我辜負  計算自己情感 偏偏估計錯誤 # Repeat *##

細路

大路上 做大事幹 不准講笑話 大路上 盡是大哥 細路退下 大路上 是大混戰 公開比較的 是手瓜 毋需夠資格 只要夠誇 大路上 是特大碼 燈箱廣告畫 大路上 盡是大show 要贈慶吧 大路上 盡是廉價哲學 三個三 十七打 平不過 講那別人閒話 *個個直去 未見得 你我不可 越過它  處處路障 未見得 你我必須 要害怕  大路要是太迫來吧 * #若有我帶隊 你要參觀細路嗎  人生間中要冒險一下  (不跟那大隊好嗎)  有我帶你走 你會喜歡細路嗎  能給我給我十分鐘嗎  帶你看看它 順道問問自家  開通嗎(快樂嗎)(對路嗎)# 大路外 另覓蹊徑 風光都似畫 大路外 亂撞亂闖 錯就錯吧 大路若 直達羅馬 細路通處走 亦瀟灑 毋需要 給我定行程吧 Repeat *##

You Can’t Stop Me

You Can’t Stop Me You Can’t Stop Me You Can’t Stop Me You Can’t Stop Me 凌晨如延長 罪惡的解禁 秩序快消失我慨憤 誰人能明瞭 像與死拉近 夜幕裡只得我發憤 無人在路上 只得我與你 前行是絕地只靠勇氣 難逃避現實 我接受命運 仍然願盡力不會洩氣 憑我傲氣 維持人世道理 來獲取勝利 憑我傲氣 維持人世道理 來獲取勝利 世界如叢林 路變得黑暗 但是我找到你腳印 無人來同情 為你可解困 但是我早已不灰心 無人在路上 只得我與你 前行是絕地只靠勇氣 難逃避現實 我接受命運 仍然願盡力不會洩氣 憑我傲氣 維持人世道理 來獲取勝利 憑我傲氣 維持人世道理 來獲取勝利

邊走邊愛(國語版)

你出現 像一盞燈 不斷舞動 閃過了 我的瞳孔 醒過來 原來沒有 什麼霓虹 眼睛卻 有一點紅 *我們什麼都不懂 只知道短暫的笑容  是命運對我們善意的一場戲弄 * #愛上你是我最大的光榮  平庸的生命從此不普通  告訴我多愛你雖然都沒有用  也有過一點點感動  兩個人的終點只有兩種  不能夠停下來只有流動  告訴我你發現沒有了  我的天空 不再相同 # 感情像 一段旋律 不斷煽動 卡住了 我的喉嚨 講不出 該說我話 想做的夢 只剩下 耳邊的風 Repeat *# 愛上我是不是你的光榮 這回憶是不是天衣無縫 告訴我多愛你雖然都沒有用 也有過一點點感動 我們的出路也只有兩種 不能夠開心也只有心痛 答應我你會在找不到的天空 等待彩虹

邊走邊愛

從指尖跨過亂發到夢魂內  從枕邊走出世外 從沙丘穿過鬧市繼續期待  從車站步向月台 *懷著浪蕩的心情 觀賞這牽手的旅程  崎嶇得足以令你與我人事不省 * #每次我其實都想告訴你  好不好棲息在快樂園地  只可惜風太大你太快還是  我在路上遺留下自己  這一生這麼長趕上了你  偏不知終點時你在何地  感激這幾里路我與你纏在一起  到別離 # 為蒲公英跟你共舞飛得再高 還可走 幾多里路 從相識走到共處接近同步 下一站 就變陌路 Repeat *# 我怕我無論怎加倍愛你 都不可安居在快樂園地 一早知車太慢你太快寧願 我在路上遺留下自己 這一生多僥倖趕上過你 不想知終點時你在何地 不管幾多里路也試過纏在一起 未算別離

苦海孤雛

為何如此不幸 上帝愛世上人 不過 可惜 你只能 為著戀人 獻身 誰能如此僥倖 從未吻錯過路人 不要 太傷心 懸崖後尚有我 在旁邊比你更擔心 *如何學會愛自己  你最愛的不愛缺陷美  就像遊戲 極度認真怎討好自己  忘掉這顯淺的道理  仁慈上帝怎可愛惜你  散聚有時 試問你憑何永遠可一起  (濫用眼淚 試問你憑何博取他歡喜)  其實你愛自己 每次你聽他說對不起  便值得你 虐待自己貪生不怕死  留在這苦海等運氣  還寧願愛到別人憎你  當做自娛 你再敢提起  我亦憎你(太沒骨氣)* 誰人如此好運 被你當做情人 不過 再狠 什麼人 值得誰去等 明明曾經想問 何日你再愛別人 只怪 我不忍 從來並未愛我 亦值得因你去擔心 Repeat * 只可惜我忍你 在這苦海裡等你

第二世

*世界幾大我幾高 還未看破有多好  請給我一一參透 好不好  眼界幾大我幾高 還未上過太多路  今天我只得一歲 要到處尋寶 * 一生幾多次心跳 我跳了多少 就像今天剛開竅 極樂到大叫 很多東西碰不了 我錯過多少 做什麼都不得了 我要發高燒 #從前最美好的 獻給記憶  原來有更好的 我想見識  潛龍無悔 活著未怕更刺激 # Repeat * 不知怎麼說污穢 活著便美麗 就像今天剛出世 未學會入世 不必急於去洗禮 我有染色體 就是天使都不夠 那會怕魔鬼 Repeat #* 不要讓我 保鮮紙裡磋跎 等你問我 這雞蛋殼一敲即破 會看見甚麼 Repeat *

你以為可趕絕我 我搏命左閃右撲 你恃人多收拾我 要我跪低兼認錯 這刻我 沒法可 再退縮 死不去 會變得 更有種 每次被攻擊時候 也要去硬哽 每次被屈的時候 卻變了罪人 快到達崩潰時候 有剎那窒息的興奮 會變到最絕最狠 我有慈悲的佛性 也有殘忍的狼性 要拼命很傷和氣 怕最後死的是你 這刻我 要進攻 不退縮 死不去 會變得 更有種 每次被攻擊時候 也要去硬哽 每次被屈的時候 卻變了罪人 快到達崩潰時候 有剎那窒息的興奮 能讓我更狠 每次被攻擊時候 也要去硬哽 每次被屈的時候 卻變了罪人 我到達崩潰時候 會要你亦不能安枕 我到了身心都要摧毀時候 會與你硬撼 燥到極點的時候 會發惡食人 快到達崩潰時候 有剎那窒息的興奮 我勸你以後要小心 看看你我誰更加狠

塞車

我 所有耐性用完 還拍著軚盤 冒著大汗 再次抱怨 可否快點 你 任我沿途在怨 猶如從未聽見 繼續黑起臉 噴著第四口煙 *未看到如何前去 但已知無從回去  這種錯戀 多愛一天 錯一天  我今天 竟仍然留在裡面  我 原來無路可退 停留在重災區  著了急 仍呆坐這裡  這關係 像駕車 困於擠塞的市區  無言同路的一對 看著殘酷的世界  還能做做愛侶 還是要忍下去 * 我 跟你在等彎轉 何以未轉燈 烈日下面 冷氣太暖 想開猛點 我 又再爬前十吋 難捱程度不變 翳悶車廂裡 各自坐上針氈 Repeat * 離合器令我很累 逐吋的 逐吋的 蟻行下去 被困這裡 沒法收隊 愛 原來無路可退 停留在重災區 著了急 仍呆坐這裡 這關係 像駕車 困於擠塞的市區 無言同路的一對 看著殘酷的世界 還能做做愛侶 還是要忍下去

糾纏

一對蜘蛛每天去織網 太習慣 也就當做天國 不算差 不算好 到底算做什麼 再沒有快樂我未得過 所有的說話亦都講過 只有些好記憶要擺脫 原來牢不可破 愛 全憑接近的感覺 怪 就怪一切愈接近愈錯 *明明就斷 竟會未斷 纏綿到一點  一過 也就變做糾纏  就算怕相見 每日見  明明是愛 不再是愛 用力過一天  知道 這樣叫做糾纏  就看誰願意 出到狠心的鉸剪 * 一對一 一個荒誕的網 太習慣 也就繼續工作 不算差 不算好 只不過沒什麼 你共我各自渴望釋放 僅有的歲月重新走過 偏有些好記憶要擺脫 原來牢不可破 愛 全憑接近的感覺 怪 就怪一切愈接近愈錯 Repeat * 我亦感覺 纏著 你亦感覺 纏著 請說真話 同樣 在何日以後從未快樂 想釋放 然後 你亦釋放 然後 自由地過 自豪地過 但仍舊怕什麼 Repeat *

怕黑

自我被養大 伴侶便縱壞 多麼腐敗 愛仿似妖怪 會使我失態 處身懸崖 愛可以很快 退燒也很快 冰火難捱 是我在撒賴 但我未算壞 但愛情像魔鬼怎去踩 示愛便盼待 被愛亦意外 彼此虐待 我需要戀愛 愛得似乞丐 痴痴呆呆 我天性慷慨 獻光我的愛 必須人抬 害怕被我害 亦怕被害 就似逃避魔鬼想跳海 *我很驚見鬼 我很驚跌低  戀火一燒燒到底 未來遲早給摧毀  寧願煩上帝 情慾能受制  讓我受了洗 持續纏下去會病危  我很驚見鬼 我很驚跌低(我很驚見底)  戀火一早不夠燒 累人累己真不抵  寧願求上帝 平靜如避世  避愛避到底 誰若談論愛 黑足一世 * 沒有落腳地 避也沒法避 飛天遁地 已講對不起 說得快生氣 不捨難離 我都愛惜你 我偏更驚你 只好逃離 沒有舊勝地 沒有舊氣味 別要成第一宗戀愛死 Repeat **

蘇三想說

*蘇三想說 說可以擺脫都應擺脫  願世人以後學會簡單愛戀  蘇三想說 說一切積怨都應清算  願我們最後別去傷心處 * 有世代那日就有一種渴望 數百代以後或有甚麼好結果 我正在暗戀嗎 你正在錯愛嗎 統統都想得太多 #你要是快樂我會因此快樂  到約定以後或會甚麼都說謊  看壯士在告解 看女士在葬花  到我要做到正果  蘇三 她當初泣血  這日 寧願去捐血  到我這美麗時代 就要做美麗人物  我愛你其實太容易 疲倦 # Repeat *#* 到我這美麗時代 就要做美麗人物 我愛你其實太容易 疲倦 Repeat * 蘇三想說 說可以擺脫都應擺脫 願世人以後學會簡單愛戀 蘇三想說 說一切相處都很刁鑽 願愛情要長遺憾就要短

多得你少

知你願意聽聽表白和概況 全部已過去了是否失你望 還是似欠了你 甚麼都再來一趟 難道你會以為沒相干 其實你已分手 晨早都講過夠 做臨時朋友 等哭乾過後 *如若你想交友 何必專揀我鬥 (如若你想交友 無謂強自出頭)  無謂扮侍候 扮問候  瀕死了沒有 無需要內疚 * #為何再電我 為何再預我  讓我不得安坐  沒妄想太多 是我多得你少  為何當我也是傻  明明放下我 為何放任我  洩盡殘餘花火  我又要 超生過(重新醫過)# 一吃下你手開的藥難醫好 門是你去閉上怎麼找去路 難道你要證據 你可失去又得到 難道我會以為 能忍到 Repeat *##

她的心鐵石那樣無情 即使可惜我始終不吃驚 一顆心鑽石那樣澄明 不必等她說得出口已經 以一個閒盪的心情 縮手 出門 方向未明 抱緊我遊盪的宿命 現在分手可再起程 續集未決定 *仍然想起她眼睛 仍然跨出這國境  無涯世界這樣闊 還有願望未看清  仍然想睜開眼睛 留神吉川的美景  誰人要埋怨 沒法預計熱戀的壽命 (還能夠微笑 誰人要和我  再乾兩杯贈慶) * 喜歡她 發夢那樣神情 不喜歡她帶憂傷的笑聲 喜歡她正在放任年齡 不喜歡需要當她的棄嬰 我不要如什麼幽靈 苦苦痴纏 不算盡情 我不愛無謂的安定 現在分手不過表情 異樣地鎮定 Repeat * 這麼多人貧病照樣過 這麼多人捱餓最慘不過 如愛人不陪我 還能開懷我精彩 Repeat *

蔓延

望著月光 感覺很懶 連床頭燈都有點淡 但從來沒有空白 望著大鐘 感覺很怪 猶如回憶只會專橫 而從來沒有選擇 床單很冷 皮膚很暖 也許因她相信浪漫 就此知道 離開很快 再見很慢 *寧願從來沒有她 今晚不必習慣  輾轉反側都想她 方知傷痛那麼大  寧願從來沒有她 應該一早習慣  孤單都不識孤單 方知放棄那麼慢 * 道別什麼 一切荒誕 連搖籃曲都有點壞 誰從來沒有長大 願望什麼 一切所愛 猶如流星只會灑下 而從來沒有選擇 桃花很遠 曇花很近 也許因她相信大限 就此知道 離開很快 永遠很慢 Repeat * 忘掉未夠思念慢 看見天已轉藍 Repeat * 寧願從來沒有她 放棄太困難 忘掉未夠思念慢

不幸的人

要去約會了 我卻覺得不快樂 感慨突然單身 要拆禮物了 那秒快感怎會及 收你舊時那份 *原來人一旦獨身 再好節目亦無塵  挫折 我倒不要緊  何曾共你 分過兩份  望著 彤雲萬里 無人伴著我會恨  若沒 情人像你 良辰樂事有缺陷  那時 太快樂 快樂之後 更抱憾  碰著好運 都不會 太令人 怦然動心  難怪 我最近判若兩人  我慶幸這樣不幸 單身了 以便能  完全獨吞 這黑暗 * 看有雪落了 獨自看都不震撼 跟你滑才開心 個唱棒極了 但是你聽不見吧 使我忽爾傷感 Repeat * 難平淡是你責任 那時 太快樂 快樂之後 更抱憾 那份高潮 今天我 再面臨 何其陌生 難怪 我最近也沒愛人 我慶幸這樣不幸 不需要 再問誰 陪同受勛 最相襯

同門

同樣在這天涯中小孩 也總會變大 區分到門牌 分不到門派 同樣在這高樓的森林 過一過今生 小子與大人 都需要明燈 *那論信佛信主 都出於來處  抱著信念戰事能輸 總難輸 * #記住我們 會待你們  似弟兄姐妹那般  若吃苦享福分半  將負擔減一半  你若扣門 我便阿門  信命數天使會保管  你有事 便救援  是我在世間的同門 # 同途在這星球 想出頭 打開了窗口 想觀看自由 走出了門口 Repeat *###

狼(國語版)

我經過悲歡離合 我經過輾轉反側 你還有甚麼譴責 我還有甚麼選擇 不會怕 你恐嚇 你恐嚇 不需要 你許可 你許可 你還要我做甚麼 我做自己的 你還要我聽甚麼 我聽自己的 你還要我說甚麼 我只會講我相信的 我有自己的本色 我不唱你的情歌 我不愛你的道德 我不守你的準則 我不做你的角色 不會怕 你恐嚇 你恐嚇 不需要 你許可 你許可 你還要我做甚麼 我做自己的 你還要我聽甚麼 我聽自己的 你還要我說甚麼 我只會講我相信的 有何了不得 你要我投降甚麼 我不會講和 你要我挑戰甚麼 我不是好惹 你要我反省甚麼 我們根本就鬧不和 才不管 你要我甚麼加甚麼 不到你干涉 你要我聽你甚麼 我不會附和 你要我還有甚麼 我有我自己的原則 我不管你你又奈何 我不睬你你又奈何

想得到 得不到

其實我早應該料到 我對你再好 也愛不到 你是美麗的氣泡 就算抓得到 也會破掉 我知道 所有愛的道理我都知道 卻做不到 面對你 我總是 太渺小 面對愛情卻太驕傲 我改不了 *你有多重要 你不知道  你隨便就好 我像句玩笑  愈得不到 愈想得到  愈想得到 愈得不到 * 所有的勸告我都不需要 你是誰的毒藥 我的解藥 所有的問號都讓我看到 就算要求不高 也分不到 面對你 我總是 太渺小 面對愛情卻太驕傲 我改不了 #你有多重要 你不知道  儘管辦得到 你也不想要  愈想得到 愈得不到  愈得不到 愈想得到 # Repeat *# 愈得不到 愈覺得好

如果沒有感覺

背負不知名的罪 交叉著對錯和是非 昨天誰對不起誰 明天誰又為誰憔悴 努力忘了她的臉 自己還戴著 脫不下來的尾戒 愛 不一定真切 再見卻也難實現 *如果沒有感覺 墨鏡何必遮掩  這要命的依戀 還不肯退  堅持一點感覺 竟然也會如此狼狽  如果沒有感覺 哪來眼角的淚  安慰都顯得那麼可悲  不願收拾的感覺 讓我傷痕累累 * 當初發了瘋的追 如今反而拼命的退 看著她為愛受累 多麼痛誰可以體會 脫口而出的再見 以為能讓她 瀟灑地全身而退 愛 若不肯完結 還要我賠上一切 Repeat * 自以為的慈悲 熬不熬得過不甘願 有一種美 原來充滿危險 錯在我愛得強烈 成打不開的結 太過忠於直覺對不對 愛情原來不可以讓我為所欲為 Repeat *

我什麼都不是

你的資產比我多 願我的擔憂比你少 如若我沒你重要 未見得開心比你少 你愛惜的比我多 我只像微塵 有損失當我不要 多麼好 縮小了的我 就算苦不算緊要 *我什麼都不是 我是二等兵士  因國捐軀都難 記於正史  我是九等天使 我做什麼天都懶知  我什麼都不是 帶著自己心事  想告解只可請教牧師  然後便答我 你們再苦也如玩意 * 你的身份比我高 願我的資質比你低 寧願是我隻白蟻 木屑中開心的吃虧 你的戀愛比我傷 我只像微塵 就算傷口也很細 多麼好 縮小了的我 讓痛苦都會很細 Repeat * 這麼寬廣的世界 億個萬個也在捱 請不必將你我突然放大 我這麼小 小到苦惱不配被了解 假使想輕鬆過我生涯 難免要讓自我縮細 再拼命去踩 Repeat *

體無完膚

誘惑的眼睛 我不堪一? 到你胸前喘氣 卻奄奄一息 有毒的美麗 越躲越上癮 太迷戀是種病 誰能夠痊癒 感覺很可惜 (就快要接近窒息) 外表很鎮定 (偽裝堅強的外形) 眼淚是武器 你流得過癮 低姿態的表情 看多了會膩 寂寞是造句 聽來太煽情 愛錯了沒關係 別無病呻吟 感覺很可惜 (就快要接近窒息) 外表很鎮定 (偽裝堅強的外形) *我愛到體無完膚  放肆得給你全部  卻還在下一個深情的賭  以為你會為我哭  我傷到體無完膚  淚水讓視線模糊  就算你依然是不屑一顧  對感情也不認輸 * Repeat * 誘惑的眼睛 有毒的美麗

下手太重

請給我答案 不要裝得很為難 承諾那一句是說了就算 只能等的愛已經讓我不耐煩 *感情的開關 始終都交給你管  承受的慌你都不願分攤  一個人扛日子愈過愈混亂  怎能讓擁抱只剩下傷感  怎能把愛當遊戲玩  你真的 下手太重  喜歡失蹤 問不到下落  縱容自己闖了禍  笑我 情緒失控 理智著火 * 你習慣 下手太重 撕開舊傷口 我卻有挽回的衝動 還想繼續犯錯 管它不自由 Repeat * #下手太重 放肆操縱  心總被你打痛 可以去跟誰求救  才能聽見我那龐大的寂寞 # 下手太重 喜歡失蹤 問不到下落 縱容自己闖了禍 笑我 情緒失控 理智著火 Repeat #

我沒有

哪裡有回憶出口(往哪裡走) 愛是頑固的污垢(無法解構) 自動想你的按鈕(不能維修) 喔 … *太多太少的自由(都是很好的藉口)  太多太少的要求(都是放手的理由)  濃的發黑的哀愁(誰看的透) 喔 …  愛情 已遠走 * #沒有 沒有 我還沒有  好想怒吼卻不夠  沒有 沒有 我都沒有  連留住愛的權利都沒有 # 我都沒有 Repeat *# @沒有 沒有 我還沒有  好想怒吼卻不夠  沒有 沒有 我都沒有  連留住你的自由都沒有 @ Repea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