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你

女:一個人的回憶 原來可以填滿空虛的心靈   你的快樂可以 燃亮我暗淡的日子   只要你喜歡就可以 我不管理智不理智   今天開始 不再一起數星星 女:一個人的委屈 原來可以換兩個人的幸福 男:(我還愛你) 女:我的離開可以 為你鋪張新的道路 男:(和你一起) 女:只要你喜歡就可以 我不理會我自己 男:(她和你) 女:今天開始 她和你 永不分離 男:(無法相比) 女:愛 兩個人很深愛 再多就太無奈 男:(曾經我們是如此的深愛) 女:記得你說 兩個人都可愛 你想得太精彩 男:(朝夕 互相倚賴) 女:如果我不能將你整個擁入懷 男:(怎可能就此離開) 女:情願你 全心接受她的愛 男:(彼此都 受傷害) 女:讓我抱著 我自己一個發呆 男:我跟她是誤會 愛你的心從沒有一刻偏移   真愛不說道理 只說明我的心意 女:只要你喜歡就可以 我習慣沒有我自己   陽光和空氣你全部帶走 男:(我根本不會走) 男:不要就此分手 女:我們就此分手 女:只可惜愛 兩個人變無奈 再拖只有悲哀 男:(怎麼不相信我全心為你) 女:既然你說 兩個人都可愛 乾脆與她精彩 男:(看著我的眼睛 還那麼在乎你) 女:如果我不能將你整個擁入懷 男:(不想失去你的溫柔) 女:情願你 全心接受她的愛 男:(不准你說要走就走) 女:愛到白頭 男:一生一世手牽手 女:時間跟眼淚溜走 男:別走 女:我獨自承受

留白

白日夢內白風光 將光陰停下 白受罪後白開心 將心瓣埋下 採菊東籬下 以退為進化 白石畫下白開水 將色彩埋下 白襪踏亂白身影 將身軀除下 將陰影留白 向透明進化 白日白夜白花花 秋分即炎夏 日畫夜畫畫瘡疤 將畫筆扔下 給心境留白 向透明進化 白鷺白撞白烏鴉 好醜分明吧 日畫夜畫什麼畫 將畫框除下 給光景留白 向透明進化 白日白望白煙花 將感官遺下 日畫夜畫畫瘡疤 將畫筆扔下 將天色留白 世界無界嗎 畫日畫夜畫青空 空虛不能畫 日畫夜畫什麼畫 將畫框除下 將心跡留白 世界純潔嗎

月亮事

誰拖誰的手 編起舞的影子 然後轉個頭 和誰調換位置 沒甚麼理由 沒失望的藉口 多輕易的變走當初唯一的堅持 誰為誰擔憂 日出都沒意思 然後放開手 把時間給停止 不再有以後 不再覺得足夠 勉強的走進孤獨而漫長的現實 不等待 醒過來 一個人裝作享受 別發呆 別悲哀 自己為自己伴奏 不再為自己的故事而難過 根本一早知道有這個結果 不再相信花開一定會結果 記住下次不要犯同樣的錯 不等待 醒過來 一個人裝作享受 別發呆 別悲哀 自己為自己伴奏 不再為自己的故事而難過 根本一早知道有這個結果 不再相信花開一定會結果 記住下次不要犯同樣的錯 不再相信花開一定會結果 放得開 才真明白 你愛的不是我 曾經拖過手 編起舞的影子 然後轉個頭 和她調換位置

迷失藝術

廣闊的宇宙 浪漫的邂逅 璀璨的背後 裂縫裡有小偷 從來藝術家眼眸裝滿煩憂 雕塑的眼淚 後人說沒有 你說不想再走下去 試過想一覺死去 任這軀殼遊天地前進或決意隱居 人是痛苦的 處處經書有字句 記載差遣與恐懼 每套經典有根據 天使給放逐 睡夢中中毒 一顆星殞落讓全世界痛哭 全憑藝術家打開思緒門口 寫每家故事 畫人性好醜 你說不想再走下去 試過想一覺死去 任這軀殼遊天地前進或決意隱居 人是痛苦的 處處經書有字句 記載差遣與恐懼 每套經典有根據 人是痛苦的 那有出生會面對 那會想到客機駛向惡夢掉進廢墟 奴棣被壓迫 有小兄妹肚餓吞眼淚水 你處身這裡 未見得一覺可逝去 在遠方他會心碎 誰曾在病人的嘴用怪物當作聖水 誰沒有所失的 你要漆黑中數算著福氣 你要心酸中緊記當走到最尾 那處風景最優美

粒糖有毒

口中的一粒糖一咬有毒 發惡夢 玻璃杯中的酒怎看也濁 太過俗 有可人兒裝可憐露出嚇人尾巴 一出街手牽手搶鏡壓軸 你最熟 畫面中瀟灑增金句到肉 再放毒 有可人兒裝可憐露出殺人狂功架 任你自尊變賣 任你良心變壞 拿著是非的所有人宣佈假票任你拉 為戴到金腰帶 連朋友都要賣 人情換高帽當世人知道堡壘便瓦解 do do do … do … 口中的一粒糖一咬有毒 發惡夢 任你自尊變賣 任你良心變壞 拿著是非給所有人宣佈假票任你拉 為戴到金腰帶 連朋友都要賣 人情換高帽當世人知道堡壘便瓦解 別要甚麼也賴 別信淚水最大 藥引被吹熄竟繼續攻擊真相任你擺 其實甚麼最賣 其實上天最大 回望自己的一塊田給蛀爛你別費解 在華麗水晶燈背後只有一聲聲拜拜

記住 記住

水色的玻璃 裝一口氧氣 送你我生機 天天都一起 天天都要記 怕錯過驚喜 一生裡最大福氣 愛你 可惜我突然怕死 如何在身體消失以前記住所有面孔 神情動作氣味聲線情感不可有落空 如何讓快消失的笑容困在這秒時空 擠逼車廂中 不必分四季 浪漫放映中 天天都相擁 分分鐘會痛 沒後退的鐘 一起靠著餘生不要跌倒 於相對限期倒數 如何在身體消失以前記住所有面孔 神情動作氣味聲線情感不可有落空 如何讓快消失的笑容困在這秒時空 來承受哭蹦天空駭浪捲星空帶來的 心痛 黑色的玻璃 裝一口歎氣 說那個先死 一天到墓地 拋得開世界 你我再一起

小團圓

翻開你的小說 快樂是 消失於哪篇 聰明何處才累積到 使你學會望闊點 鏡破了 看著那閃亮而不是碎片 誰的書 寫到盡處 居然會如願 自傳中 千轉萬轉 竟如初所算 在最壞時候 懂得吃 捨得穿 不會亂 其實你 又怕苦 又怕酸 難免 做個壞一點的打算 缺陷才像圓 人生方好演 一起約好過年 缺席人物 多於往年 只能齊集仍在的臉 趕快地拍下照片 你要記 記住這歡聚 而不是太短 誰的書 寫到盡處 居然會如願 自傳中 千轉萬轉 竟如初所算 在最壞時候 懂得吃 捨得穿 不會亂 其實你 又怕苦 又怕酸 難免 做個壞一點的打算 缺陷才像圓 誰的書 寫到盡處 居然會如願 自傳中 千轉萬轉 竟如初所算 在最壞時候 懂得笑 哭得出 不會亂 其實我 亦怕苦 亦怕酸 難免 做個壞一點的打算 錯誤才越甜 在最壞時候 想一遍 這一點 好片段

我不打算流眼淚

最近好不好 看你是挺好 一樣的外套 和相同的回笑 我們多久沒見面我沒算好 可你的故事 我隱約聽到 聽說你找到愛人了 她有天使的膚色 更說我倆早認識一看到就會認得 她究竟是誰 其實並沒有所謂 難道可以有所謂 我不打算流眼淚 剛提到那天 請不要抱歉 一切不改變 不代表還留戀 只是習慣了偶爾想想從前 我已經說過 不代表留戀 聽說你找到愛人了 她有天使的膚色 更說我倆早認識一看到就會認得 她究竟是誰 其實並沒有所謂 難道可以有所謂 事與願違 既然你找到愛人了 我應該為你快樂 請你不要看穿我眼角眉梢的藍色 誰管她是誰 任你們盡情倚偎 嘗你未嘗過的嘴 但你絕不要後悔

I’m sorry

這刻呆望晚餐 杯中有未喝的茶 剩我 沈住氣對你牽掛 越掛會越煩 寧靜處都聽到吵架 親友不敢傻傻亂說話 明知是自己不對 無理為爭氣放任流淚 而你已吞聲忍去 何以我還進取 My Darling I’m so sorry 請不要在意 如語氣傷到心處 原諒我的瘋語 My Darling I’m so sorry 只想得你鐘意 重頭又抱著我在甜笑使你心軟 天氣 無用太差 心早已 驟滿烏雲密雨 還害怕你會走遠 越怕會越煩 呆望手機不知怎算 吞吐不出纏綿話太亂 明知是自己不對 無理為爭氣放任流淚 而你已吞聲忍去 何以我還進取 My Darling I’m so sorry 請不要在意 如語氣傷到心處 原諒我的瘋語 My Darling I’m so sorry 只想得你鐘意 重頭又抱著我在甜笑使你心軟 情人常在小爭執感到老夫妻的意義 幾多婚禮由誤會開始 My

低科技之歌

一開始 天下未大亂 一定是 出事在人類太向前 科技是 威力大又利便 人於是 手腳漸變短做運動氣喘 原來是 做慢些 更細心 更浪漫 人為什麼 卻要反 想像是 給電玩局限住 通話是 用網名互贈兩個字 而親密是 早沒落 舊玩意 原來是 做慢些 更細心 更浪漫 人為什麼 會覺得 太麻煩 誰明做盡些也快些到極限 yeah yeah yeah yeah ah … woo … 科 技是 沒有真 做任何事 原來是 做慢些 更細心 更浪漫 人 為什麼 會覺得 太麻煩 誰明 做盡些 也快些 到極限 yeah

大笨鐘

神情動作 手勢語調 微蕩了猛風 才令細砂輕得太沉重 甜言蜜語 親吻笑臉 全捏到手中 才令我的天衣有裂縫 難道大腦 精確敏銳 無誤似個鐘 才令美好光陰會停頓 難道熱吻 低了攝氏 何度也會懂 才令我要清醒去造夢 糊塗蟲實在聰明 無知卻快樂地談完段段感情 從不知他可醜惡得 反得到美景 談情全敗在精明 能將愛透視又如何合著眼睛 好醜只因太會辨認 想偷生所以更薄命 人在夢裡 搜索快樂 連夢也乍醒 魚在細水玩得更盡情 糊塗蟲實在聰明 無知卻快樂地談完段段感情 從不知他可醜惡得 反得到美景 談情全敗在精明 能將愛透視又如何合著眼睛 巴不得不會再辨認 這麼想高興 更掃興 我願我蠢 更聰明 無知方知天機算盡難敵天命 白花心思分析處景 抱著仍聽到 雪落有聲 談情敗在精明 連口耳眼鼻亦形成道別背影 巴不得擁抱當入定 巴不得疏遠當避靜 寧願笨到 只會晝夜 循環像個鐘 從未覺得光陰有裂縫

她扔了根火柴

終於你沒有回來 還是你從來都不存在 記得我們兩手牽手 喝了酒小巷裡遊 然後她拋了一個媚眼你就走 她是個決心扔下火柴的女孩 就這麼一點火把諾言都燒壞 曾對自己說你不壞 我不愛 真活該 香水味亂了你 掏了心 真意外 愛上一個瀟灑的人 我心裡留痕 留對你的恨 既然你沒有回來 就當你從來都不存在 看著她粉紅的小臉 你那會看我一眼 說不好當初的調情也只是敷衍 她是個決心扔下火柴的女孩 就這麼一點火把諾言都燒壞 曾對自己說你不壞 我不愛 真活該 香水味亂了你 掏了心 真意外 愛上一個瀟灑的人 我緊閉嘴唇 她是個決心扔下火柴的女孩 就這麼一點火把愛情都燒壞 曾對自己說你不壞 我不愛 真活該 香水味亂了你 掏了心 真意外 愛上一個瀟灑的人 我心裡留痕 留對你的恨 愛上一個瀟灑的人 我心裡留痕 留對你的恨

錯過了地址

感覺到底有多真實 擁抱後該怎麼維持 也許愛情 從來不解釋 憑著手上的一張紙 為了沒完成的心事 錯過地址 我們的開始 然後兩個人牽著手 解開彼此身上鈕扣 承諾會珍惜對方的溫柔 突然記憶往後走 記不起相愛的理由 才懂哀愁 花落是上天的意思 花開代表愛的堅持 悲歡有時 眼淚寫成詩 畢竟兩個人牽著手 解開彼此身上鈕扣 承諾會珍惜對方的溫柔 可憐記憶往後走 迷失卻沒想過回頭 我不放手 幸福的地址 寫滿故事 從前的遺憾 到此為止 求你別忘了 我們的事 守在你身旁 一生一世

安妮‧法蘭克

門 誰裝闖進這度門 先不要去管 看看窗前花開了 一直留起僅有的空罐 這天有誰來換 我信生命美麗如這般 如果明天一切都要走 和他一起會樂透 天那樣的藍 快樂存在已久 由簡單的心接收 常感恩早已望透 花散著香氣 餘生都富有 問 人怎麼要縐著眉 很好奇地問 看看僅餘的多美 只是塵埃把歡欣掩蓋 至感一時無奈 我會不忘偷聽圓舞曲 如果明天一切都要走 和他一起會樂透 天那樣的藍 快樂存在已久 由簡單的心接收 常感恩早已望透 花散著香氣 餘生都富有 為何突然漫天煙火聲 不要再問也不想再聽 長夜抱緊痛哭過後才可鎮定 明知明天一切都會走 仍不捨的眼眸 記起掛念的人 繼續回望這生 奇績始終不發生 受委屈卻不抖震 留下日記 吻蒼生的心

末日

明晨 天將會塌下來吧 突然你我愛的一切 未曾愛夠已火化 傳聞 的審判馬上來吧 面前有數百種講法 難分真假 這末日理論像提我 過得好嗎 日子 若果不多了 還想怎花 如果 禍與福都躲不過 就每天當沒明天 捉緊愛人過 將生活還給我 做每天必修功課 就算知歲月無多 無憾的生存過 在愛惜中離座 已經不錯 如常 不可以失方吋嗎 盡回你我那些職責 限期到了也優雅 假設 悲觀放大了的話 蔓延世界氣氛只有 沉鬱孤寡 這末日理論預言到 那麼可怕 無辜 或者講不上 無奈不假 如果 禍與福都躲不過 就每天當沒明天 捉緊愛人過 將生活還給我 做每天必修功課 就算知歲月無多 無憾的生存過 遇上這好時代 有這雙你我 非走不可時 非走不可 散落茫茫銀河 萬年後 沒有我 誰可救助 最後 誰亦會流過 重要是 留影過 如果 禍與福都躲不過 就每天當沒明天 捉緊愛人過 將生活還給我 別教恐慌擊倒我 就算知歲月無多 平實的生存 每天好好過 很壞之中等最好 也許它 計錯

最好的

花 開到絕谷下 問世間 哪一個知 曾盛開吧 蝴蝶 無言沒語 難道 花的美 只送他 畫 鎖到密室下 絕世好作品 結果 全面壁吧 靈魂完全白費 明月 從夜空 跌下 難忘對他 枉花的氣力嗎 流金的歲月嗎 你不明白最動人的 創造 永遠下場一樣 給糟蹋吧 他 不太值得吧 但你將 最好 那些 全贈 他吧 很不忿吧 這些東西可做過的話 還是送他 很宿命吧 很宿命吧 不要害怕 好比藝術高峯怎麼可避免到吧 其實愛他都一樣吧 完成了它 不惜一切代價 還清今世造化 那些純淨過 白銀的眼淚 會註定流失吧 金線刺繡的歌詞 命中要奉獻他 淪為謊話 天宮早變敗瓦 真絲化做亂麻 你那生平傑作 被埋他腳下 你那陣時的熱情 恐怕永遠追不回 若你盼以後變得瀟灑 說些聰明說話 推你一把 他 不太值得吧 但你將 最好 那些 都已經 送他

柳暗花明

觸摸變觸電 才知可以不睡眠 借柳暗找花明 何不向前 人類最壞習慣是被習慣欺騙 放低了諾言 才喜歡聽諾言 要是那夜沒有一時衝動 破壞那舊床褥換到好夢 怎知損失也有用 要是那日為了安全保重 快樂眼淚提防被你感動 某種境界永遠 沒法懂 仙境逛一夜 人間演變幾萬年 吻過你的甘露 才知愛甜 人類最壞習慣是被習慣欺騙 放低了諾言 才知根本不怕善變 擴大宇宙但靠一時一樣 看罷偶像何況臥看星象 目光彷彿更雪亮 偉大發現也因敢行敢想 逛鬧市後何妨獨處山上 沒香水的世界 或更香 觸摸變觸電 才知可以不睡眠 吻過滿天甘露 才知愛甜 人類最壞習慣是被習慣欺騙 要跨過稻田 才明白我能拋開所有經驗 便遇上我也很嚮往的睡蓮 柳暗加花明 何止眼前 其實最壞習慣是被習慣差遣 要走得出這露台才望見心花 開遍

畫外音

如何從十字路望透面前霧 若意見太多太嘈 如何從雜念內自信地提步 若理智也計不到 這決定最好 這決定更好 何解我尚覺得 一臉問號 來矇著眼睛 定了神傾聽 憑良心率領熱情 照實反應 如提起他總響起心跳聲 便已知 畫面雖不作聲 暗湧經已現形 凝神傾聽 誰人的口哨未停 那是本性 無邏輯可講卻是我心聲 當周遭太亂看不清 我只要靜聽 停停停靜靜靜 路向若難定 誰那嘈音扭到零 無閒言沒大話 動機便純淨 直覺大概最公正 想望更清 畫外有聲 如當局那位 不會辨認 來矇著眼睛 定了神傾聽 憑良心率領熱情 照實反應 如提起他總響起心跳聲 便已知 畫面雖不作聲 暗湧經已現形 凝神傾聽 誰人的口哨未停 那是本性 無邏輯可講卻是我心聲 當很多錯誤要修定便重頭傾聽 憑良心率領熱情 照實反應 從迷失中想要找到救星 別怯慌 心底根本有聲 說出真正綱領 凝神傾聽 何其多瑣碎事情 浸沒衝勁 從前一雙尖耳無人認領 變得聰明而冷冰 讓我聽不見大路旁 原來有 這小徑

歌舞劇

每次有嘢想講 一講即刻變歌 到唱了半首歌 街坊一起探戈 戲我看過很多 那角色多無助 只需要高歌 難題自行飄過 難得我 想跳時 隨時記得舞步 難得我 想唱時 便有曲譜 當你在控訴 已盡氣數 我加插 兩part歌舞 人生將 不必太長 太枯燥 要痛快太簡單 不必找刀馬旦 借四五套歌衫 開腔演拉濶版 要亢奮要淒慘 也有七種濃淡 音階有得揀 為何望琴輕嘆 難得我 想跳時 隨時記得舞步 難得我 想唱時 便有曲譜 當你在控訴 已盡氣數 我加插 兩part歌舞 人生將 不必太長 太枯燥 難得我 想跳時 隨時記得舞步 難得我 想唱時 便有曲譜 當你在控訴 已盡氣數 我加插 兩part歌舞 人生將 不必太長 太枯燥 要演的戲 荊棘滿途 撑得到

高八度

張:當年汗水只放入唱歌   想法說話也總能柔和   雖然夢想不設實際多   但不等於我有是錯 王:竟然為你高八度唱歌   一句句直上青雲 銀河   一時忘記可以熱血麼   認不出這個也是我 張:可能習慣想唱沒有歌 王:想發個夢也不能巍峨   居然被你超敏銳耳朵 張:(唯願我沒有聽錯) 王:在這音階之中發現我 張:(這音階不只我一個) 張:曾低音裡獨行 王:(尋找 這聲線) 合:可惜找足小半世 沒才藝 張:而妳卻 夢裡安慰 王:(而你卻 靜聽我夢囈) 張:若想聽真正心跳 事先放棄虛偽 王:(為我找回 失去那綺麗) 王:靈光 張:忽爾 合:開掣 王:竟然為你高八度唱歌   所有憤怒也譜成諧和   雖然練過孤獨探戈 張:(我步法就算可能出錯)   但七彩歌舞更像我 張:(不再靜坐) 張:曾低音裡獨行 王:(尋找 這聲線) 合:可惜找足小半世 沒才藝   而妳卻 夢裡安慰 王:尋獲我 在壓抑 那穴位 張:(已漸沉寂 那技藝) 張:從新開竅做人 歌聲 鏗鏘跟妳有 關係 王:(從此 開口唱 的歌 首首跟你有 關係) 合:如好感 有開關掣 張:曾被扭得那麼細

開籠雀

刀切到手了 想痛歸心的大叫 捧到金獎了 謝辭像在喉內燒 動人對象前 寫一世示愛的字條 默然六十年 又期望誰心照 當你失聲了 先了解聲音重要 迫到這死角 便明白做人目標 此際竟開竅 應該接受哪種治療 拿來潤喉熱蜜糖 萬人面前乾了 突然間唱 高聲唱 好比開籠雀一樣 沒有台可上 都可以幻想 百萬年之癢 怎止癢 堆積心頭垃圾跟惆悵 當場大唱一曲便舒暢 終嫁得出了 不夠膽嘻哈大笑 反對升級了 但牙力越來越小 撐到加薪了 忍你很久了 問題是沒有聲尖叫 突然間唱 高聲唱 好比開籠雀一樣 沒有台可上 都可以幻想 百萬年之癢 怎止癢 只需跟隨直覺一齊唱 不要令我太緊張 等我丹田運氣 衝上雲霄唱 真舒暢 初生嬰兒般響亮 沒有靈感唱 都可以培養 誰話你不擅長只管唱 只要歌詞是你心裡想 想聲音鏗鏘 現在就讓 儲備能量 高歌一曲 平民巨匠 你若肯唱 總有團火 叫群情高漲

月亮說

凝望你背影 傷感沾濕眼睛 明月夜再清 可惜心水更清 沒半點雲彩 遮掩遍地的愛 伸手會拾到 往日美麗的歡笑聲 情話是美景 一心醉便忘形 湖岸是背景 輕舟點出尾聲 剩我一人飄 想飄往幸福處 星星掛夜空 卻沒氣力撐到那麼遠 *人情在 花不開 春天過後要等待  情人在 心不再 哪有動情是意外  驀然忘了當初怎決定相愛  相愛的心終於都變做感慨  為何遇上最愛偏要避開  孤舟哪處靠岸不會被掩蓋 * Repeat * 在緣份的天空可會預測愛 這世間有幾多情侶可一世相愛 凝望你背影 傷感沾濕眼睛 明月夜朗清 只因心水已清 啦…

手望

落葉上要寫字 願望是讓眼睛只看到善意 我要我的天使同情我廝守一輩子 花不開也看成奇蹟 枯乾的世界漫延 不要問我那故事難過極了 寂寞夜裡出現 是為著讓曙光消散了便算 我已害怕光線 停留漆黑中等變酸 天多灰也當是藍色 深居於新生樂園 軀殼在這個世上零度裡探賞 途中花瓣結霜 連手心都凍傷 又再妄想 連呼吸都灼傷 求天賜我膽量 若意識裡沒法看穿這個下場 期望你空中拖著我歌唱 手捉不到 在透明異國共舞 寂寞夜裡出現 是為著讓曙光消散了便算 我已害怕光線 停留漆黑中等變酸 星星粉碎了留痕跡 一早知願望樹絕情 不要亂碰那次傷口太深 越痛越要分心 只可惜當回憶統統結霜 連真心都凍傷 就怪我的求生聲音太響 難擁你到天上 若有天你望見世間我已著涼 原諒我不小心或太緊張 屈膝禱告 為我們下世預告 來生比你走得早 好想你擁抱 落葉上再寫字 願望是共你於天國裡遇見 昨日未了的事 靜靜讓你知

小心易碎

我已喊到很累 不出聲不動甚麼都不對 呼吸都有罪 *愛你愛到恐懼 掂我會容易碎  逐格畫面雪凍盡量停留  你要出走的那秒由我去偷  我 無用地抱膝等救 呆望你處優  一切記憶和眼淚倒流  你試過給我幸福宇宙  轉眼讓我危地裡洗傷口  全身傷透再做朋友 * Repeat * 絕境之中等待 秒秒驚心甚麼何以更悲哀 而我 麻木地向天渴求 如若你要走 一旦放手我再沒所求 你設計一個幸福宇宙 竟要在最甜蜜裡說分手 一世不要再做朋友

雷電

#昨晚預告天文合乎地理  星星可任意飛 今天應可甜美 # *看你動態忽然異常入戲  驚天霧四處起 幸好心有預備 * @雷電是你 世界中最奇  你愛不愛隨時幻變叫全球驚喜  天色美 知你心歡喜  不經意煽動你 浪泛起  雷電是你 最快幾公里  探聽多少次特別訊號才能躲避  若你要轉機  要先愛上 放晴天氣 (恬靜的美) @ Repeat * 世界性天氣(太快轉天氣) 旁人要爭相做防備 你有你心理(只知有自己) 說到尾不准逃離 雷電是你 世界中最奇 你愛不愛隨時幻變叫全球驚喜 Repeat #@

面斥不雅

擱淺的氣氛多煽動卻不動人 誰能暴風雨前夕點燈 沿途定有不測之風發生 你才會頓覺天色不吸引 原因我不過問 你先開口數出你道理跟念頭 叫我方哭得形象失手 躊躇在水深風急的四周 怕下秒你忍不得先追究 還不如先退後 Fire Fire 當感情停留風眼內 越平靜越覺傷害 Fire Fire 對話多可怕若必需吵架面斥不雅 妥協來自與自尊心鬥爭 眼望眼掩飾內心的抖震 誰推卸的責任 人漸覺疲累想快樂抱起玩具 你只一心揭開真相沒理會我流著眼淚 Fire(We’re fighting fighting fighting) Fire(Better mind what you’re saying) 當感情停留風眼內 越平靜越覺傷害 Fire(We’re fighting fighting fighting) Fire(Better mind what you’re saying) 我極之想愛恨不分即原諒你情緒太放任 Fire(We’re fighting

忽然起舞

到處碰 汗疊汗 為了幾角 兩腳再累 仍重覆那動作 紙箱裡鋪床 長居街角 用兩手拾荒將空罐收藏 期望換暖湯 跌痛了 滴著淚 要找肩膊 四處看完全無天使下降 她心有光芒 仍信天國 縱使命運將她一世隱藏 仍然願發光 望見她身世不夠好 沒期望太高 只想要擁抱 有天歡欣的一個人圓舞沒企圖 下本生怎過都美好 任何事再糟 仍在圓舞 身份不需知道 但至少一刻感自豪 跌痛了 滴著淚 要找肩膊 眼角有願望換溫暖脈搏 真的有天堂 無懼在軟弱時候沒有光 自救不需靠錦囊 前途若抱病仍是有藥方 珍惜今晚月光 得到的要稀罕 望見她身世不夠好 沒期望太高 只想要擁抱 有天歡欣的一個人圓舞沒企圖 若這天天氣不夠好 任何事跌到 記得圓舞 那天走過窄巷 她身影看不到 深知道存在已幸福得到

多得你夢

紅紅臉兒 微笑眼睛 天生聰明 很喜歡看星 頑皮節奏還有滿腦子音樂 騎著白雲望向晴朗天空 誰在畫明亮襯衣用上七色彩虹 閃閃星星 玫瑰佈景 天天喜慶 小屋不冷清 路上小伙子吻到我的臉上 與我牽手在我耳邊唱出歌謠 是你給甜夢氣息 令我的心開始跳 銀河上跳著舞多歡喜 暖暖氣氛愛心中掀起 跳躍小種子喜歡春天氣味 I love my name 田園上無緣故拍掌 只因身上 多轉換形象 在情節裡已佈滿幸福景象 你想得到的全來自你的想像 要感激你夢裡構想我天真也善良 要信夢想甚麼都可以飛 抱抱樂器滿心的驚喜 要成就美夢變真需要勇氣 I love my name

愛自己

一瞬間一對情侶 一放手一次心碎 一張臉一句說話無情放縱得可以 我無言以對 你習慣放任原諒自己 倘要抽離 早已抽離 無顧忌 我習慣不要忘掉自己 沒有你 愛自己 就算沒有你 愛自己 不再哭 不再盤算 不作聲 不算不完全 不希罕 不要假裝遺憾抱怨 可知我仍會再愛戀 你習慣放任原諒自己 倘要抽離 早已抽離 無顧忌 我習慣不要忘掉自己 沒有你 愛自己 就算沒有你 愛自己 被放棄 愛自己 就算被放棄 愛自己 一瞬間一對情侶 一放手一次心碎 一張臉一句說話無情放縱 一放手一次心碎

小天使

怎麼了 無端的微笑 眼睛看著我再多一秒 會否神魂顛倒 你溫柔的擁抱 圈出多甜蜜的世界 從沒有煩惱 忐忑的心跳 亂了呼吸 你讓我知道 我有多重要 我是你的天使 在時空交錯時墮進你懷裡 你的小天使 只願隨時守在被你寵愛的位置 直到永遠 不停息 不快樂 只剩我一個 掉眼淚 冰的雙手無力留住美麗的時刻 究竟為的是甚麼 在天使過份倚賴時 你說到此為止 淡淡的一瞄 你沒有言語 你讓我知道 我不再重要 我是你的天使 在時空交錯時墮進你懷裡 你的小天使 摔了這麼一次 怎可能展翅 誰說我是天使 誰又衝動一時 斷裂了關係 你的小天使 傷痛的心已在過期的愛中迷失 疲憊的身體拖著回憶 沉重卻甜蜜 也許小天使

我想不起

你溫柔的眼睛 看出多美的世界我想不起 你微笑的甜蜜 怎麼感動寂寞過的心我想不起 你山盟與海誓 用字的肯定我想不起 在擁抱對方的時候 雙手怎緊扣我都想不起 我眼眶的淚滴 也許不夠星星多我數不清 我現在的孤寂 不止是統統想起 還刻骨銘心 你山盟與海誓 用字的肯定我想不起 在擁抱對方的時候 我對未來的憧憬我都想不起 你現在對誰又用情 看到聽到的我可以想不起 你掩飾說謊的時候 又有甚麼付出的 甚麼收過的想得起 我眼眶的淚滴 也許不夠星星多我數不清 我現在的孤寂 不止是統統想起 還刻骨銘心

手望

 女:落葉上要寫字 願望是讓眼睛只看到善意    我要我的天使 同情我廝守一輩子    花不開也看成奇蹟 枯乾的世界漫延    不要問我那故事 難過極了  女:寂寞夜裡出現 是為著讓曙光消散了便算 (男:我看到你)  女:我已害怕光線 停留漆黑中等變酸 (男:男:沒法一起)  女:天多灰也當是藍色 深居於新生樂園    軀殼在這個世上 零度裡探賞 (男:新生的你)  女:途中花瓣結霜 連手心都凍傷 (男:如果雙手覺得快凍傷)  女:又再妄想 連呼吸都灼傷 求天賜我膽量 (男:求天令你堅強)  女:若意識裡沒法看穿這個下場 (男:請相信我這下場)  女:期望你 空中拖著我歌唱 (男:其實我拖著你)  女:手捉不到 在透明異國共舞  男:寂寞夜裡出現 是為著讓曙光消散了便算    我也害怕光線 你不需一個變酸  女:星星粉碎了留痕跡    一早知願望樹絕情 不要亂碰    那次傷口太深 越痛越要分心 (男:望見你不開心 越痛越要分心)  女:只可惜當回憶統統結霜 連真心都凍傷 (男:如果真心覺得快凍傷)  女:就怪我的求生聲音太響 難擁你到天上 (男:你不要跟我走 你要學會堅強)  女:若有天你望見世間 我已著涼 (男:不想親眼看你著涼)  女:原諒我 不小心或太緊張 (男:不准傷心或太緊張)  女:屈膝禱告  男:為我們下世預告  女:來生比你走得早 好想你擁抱 (男:想抱)  女:落葉上再寫字 願望是共你於天國裡遇見    昨日未了的事

把戲

想抱小兔子衝天展翅里數越四萬八千 叫所有飛鳥嚇得不知所以 想被窩半開半掩偷看月亮放大以後變小 手指點星星兩三百顆 什麼都可以 *想變魔法想變小天使  拯救可愛的 痛的 失寵的  安置溫室再加杯凍飲才有意思  想進水底替海星上色  盡顯我獨有變幻法力  聽到的全部動聽 看的全是美景  愛踏進世外雪地與灰姑娘談天氣  (再踏進世外雪地與灰姑娘談天氣)  要駕著最完美迴旋木馬尋覓我最愛天地  想這個想那麼胡亂想 讓我投入獻技  放心來玩這把戲 * Repeat  * 你說我放肆想飛想虛構勝地只屬孩子氣 我說我要建造快樂王國來逗這世界歡喜 想這個想那麼其實想 盡快重拾趣味 為營造每刻驚喜

想飛

合上眼睛倒數幾多秒世界至會變得美妙 又再遠走高飛幾多次至會碰到有趣古怪事 四處都蛻變 無比心志當作新焦點 望那咖啡杯多精緻 細碎我也愛上美的概念 習慣欣賞美麗自然你會有興緻笑多一點 說笑可隨時 誰開心笑會有新開始 *其實我想起飛  從夢裡到每朝都笑得入微  無謂難為自己  眉目裡展出好氣氛有心機 * 處處都妒忌 在這天什麼都喜愛 我看到最美的色彩 別怕天黑 根本星宿美態永遠發放咫尺內 愛有多實在 誰都想愛再向天空喝采 Repeat  * 期望有攝影機 留住細節每刻映照出傳奇 營造你的士氣 從大雨裡看天氣都有驚喜 跳舞應就地 眉飛色舞再開心跳起 在你身邊不知不覺已滿佈你最冀盼的快樂 願你我歡欣的感覺照暖每個冷冷的角落

一秒感動

一路以為什麼吸引著您 原來蝴蝶坐得久都要飛 一路以為什麼吸引著您 原來蝴蝶坐得久都要飛 或者花粉太濃太敏感刺鼻 甜蜜您受不起 當大自然定出戀愛道理 和誰緣份到打開心扉 太愛慕您的萬紫千紅 位置有多失利 其實是因您歡喜 誰感動您心 就在這一秒內 隨心中喜愛 停留在那片花瓣上 天或會知 為什您不瞅不睬 談一刻戀愛 然後再想那朵花可得您欣賞 蝴蝶從來都喜歡飛舞 呆站破舊盆栽等待您的擁抱 當大自然定出戀愛道理 和誰緣份到打開心扉 更仰慕您只會更驕傲 位置有多失利 難道就有了轉機 誰感動您心 就在這一秒內 隨心中喜愛 停留在那片花瓣上 天或會知 為什您不瞅不睬 多麼不忿 您為何人見人愛 幾多秒未上心 就望下一刻精彩 求頃刻愛戀 收放自如隨時隨地飛天遁地 蝴蝶從來都喜歡飛舞 仍能燦爛 我豈可就此蒼老

心掛掛

這次你走我發白日夢半天 誰人來電也覺沒特別意思 只得我自己不可以麼 以後隨時停電再怕黑亦沒法子 無聊時燙衫 願望共你一起蒸發 隨洗衣機轉完又轉是你的肥皂泡 *好想親你 就跳進被窩  身心浸浴甜夢裡渴望未曾天光  渴睡最好不過 時間任我拖  幸福相戀感覺在這刻純屬幻覺  (幸福不應揮霍 就當教我學會去)* 愛上茶道 噴噴香水 換被單 無聊時掛畫 換舊地毯 玻璃洗擦 誰知新居太難習慣 沒有你隨時喊 Repeat  * 以後有誰來分享晚餐 熱水爐怎關 畫面看得再入神 色彩不吸引 以前有你抱我看電視 這刻又再好 Repeat  * 珍惜你 又跳進被窩 心好掛念 才後悔那日沒情可講 是我天生小器 撞跌了唱機 要修補不生氣 盡快打電話給你

我會記得你

你說我太美 細緻 笑得可愛 還說幸運得到這戀愛 你說要與我探索最多精彩 還要墮入深海一起跌入無重 根本不用暗示 我會記得你 *每次見你滿有介心  只因我從未接受藥水般的戀愛  聽見你說那日那次不相襯  還說從來抱負只不過是憐憫  根本不用暗示 我會記得你  無論我心怎喜歡你都比不上自己  和我一起出於好奇  手捉到了 人就別離(就迴避)* Repeat  * 如承諾以後有更改 到千均一刻什麼都說意外 傷到此 若算遲或者不應有開始 無論我心怎喜歡你都比不上自己 和我一起只出於好奇 都分開了 無謂入微

原來如此

甚麼可使你喝杯水 仍過份滿足 沉迷愛一樣 怎麼只有我空虛 微笑亦似水 無聊時數眼淚 *總覺得其實我 為了身邊一切  過份著重甚麼內情  心已超載抬頭而無力  我必須要清醒  原來如此 別有意思  不快樂亦是愛的意義  覺得不尋常時 就算有先知大能  未發生的總會發生 * 原來如此 年少無知 遇見誰 甚麼都愛 不打緊 將心閉起來 才能避免傷害 #我終於可以喝杯水  仍快樂滿足 誰和我一樣  今天比昨天空虛  蒙蔽了自己 怎樣 # Repeat  * 原來如此 年少無知 遇見誰 甚麼都愛 不打緊 將心閉起來 還盡快躲於彩色被窩內 然後與自尊心相親相愛 才算精彩 Repeat  #

我真的受傷了

燈光也暗了 音樂低聲了 口中的棉花糖也融化了 窗外陰天了 人是無聊了 我的心開始想你了 *電話響起了 你要說話了  還以為你心裡對我又想念了  怎麼你聲音變得冷淡了  是你變了 是你變了  燈光熄滅了 音樂靜止了  滴下的眼淚已停不住了  天下起雨了 人是不快樂  我的心真的受傷了 * Repeat * 我的心真的受傷了